惠州在未来几年间的最大机会是什么?

宋 丁

居住、工作、生活在深圳,不可避免地要和临近的惠州形成一种紧密联系,我经常到惠州休闲、访客,或参与其中的一些工作上的合作,的确有一点“深惠同城化”的切身感受,自认为对惠州还算有所了解。今天就想谈一谈有关惠州的机会问题。

准确地说,我想谈的是:惠州在未来几年间的最大机会是什么?毕竟,在经历三年大疫过后,全国各地都心情急迫,纷纷行动起来,呈现出加快发展的态势,惠州也不例外。我对“惠州机会”这个问题很感兴趣,我想惠州各界人士都会感兴趣,大家不妨一起研讨研讨。

惠州这座城市在粤港澳大湾区框架里是一个很矛盾的存在,一方面,它和深圳、东莞这两大超级城市(人口1000万+、全国GDP万亿俱乐部城市成员)毗邻,组成“深莞惠”这样的深圳都市圈核心区,多年来的发展貌似不慢,去年的GDP已达5401.24亿,是广东除四个过万亿城市(深圳、广州、佛山、东莞)之后的经济规模第5大城市。

另一方面,在大湾区11座城市的地理分布中,它又被主流区位的珠江出海口地带而形成的“黄金内湾”排除在外,黄金内湾的8个城市分别是香港、深圳、东莞、广州、佛山、中山、珠海、澳门。剩下的三个城市分别是位于大湾区东部的惠州、北部的肇庆和西部的江门,而这三个城市的面积都是大湾区面积偏大的城市,惠州11159平方公里,肇庆15006平方公里,江门9554平方公里,三市总面积35719平方公里,占整个大湾区5.6万平方公里的63.8%,接近三分之二,其他8个城市仅占三分之一强。从经济实力看,江门和肇庆在大湾区广东9市中属于偏弱型,2022年江门GDP3773亿,排第7名,即倒数第三名,肇庆GDP2705亿,排第9名,即倒数第一名。相比之下,惠州的经济实力又不合适与江门和肇庆放在一个板块里。

多年来,惠州一直存在一种“惠阳地区”情结,历史上的惠阳地区包括现在的泛深圳都市圈5大城市:深圳、东莞、惠州、河源和汕尾,改革开放后,惠阳地区拆分为5个城市,其中深圳获得超高速发展,已经成为国内一线城市、超大城市、中国经济中心城市、中国首席经济特区城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城市等等,而作为曾经的惠阳地区行署所在地,今天的惠州市的面积是深圳的5.5倍,人口仅有深圳的1/4,经济总量仅有深圳的1/6,这让惠州比较尴尬。多年来,在融入深圳都市圈的过程中,惠州表现得并不十分投入,可以说,错失了一些重要的深惠合作的机会。

惠州的确一直在寻找大发展的机会。上面所说的深圳都市圈算一种机会,惠州近年来开始意识到这个机会的重要性,强调要积极融入深圳都市圈。然而,都市圈这个事在中国有点难办,因为从根本上说,城市间的合作有一道很难逾越的障碍,那就是“行政藩篱”,城市合作中的利益平衡一直难以做到位,导致都市圈这种合作机制在很长时间内都可能是一种形式大于内容的模式。何况,深圳都市圈的主角是深圳,惠州作为配角,究竟能在都市圈里面获得什么样的实质性的发展机遇,这一点仍然在困扰着惠州。

惠州曾经把发展机遇压在引进外来大型投资上,比如南海壳牌石化,这个巨无霸项目的确给惠州经济带来一些增长的好处,但是其在惠州的受益面十分有限,何况还占用了位置极佳的滨海地带,对滨海地区的发展形成挤压和排斥态势。从长远看,这种单一型的大投资不能算作惠州全局性的机会。

过去将近20年间,惠州曾经依托“临深”区位,在大亚湾、惠阳等地区大规模开发房地产,曾经年住房销售量大幅超过深圳。

然而,这种偏颇、激进的房地产发展模式难以支撑惠州经济的主流发展,随着近年来房地产的困局出现,惠州“临深”类的房地产也遭遇严重下滑而失去“惠州机会”的地位。

惠州也比较重视惠城区主城的发展,把其作为惠州发展的一种机会,投入了大量资金开发建设,希望带动整个惠州的发展,然而,鉴于主城产业的整体实力不足,影响到主城的带动作用,至今惠城的发展一直是不温不火。

在高科技产业发展方面,自然要讲到大亚湾经济技术开发区和惠州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大亚湾开发区早在1993年就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了,多年来也取得了若干成就,但平心而论,大亚湾区在人们的眼里,更多的并不是它的经济技术成就,而是它的“临深”房地产,这个说起来有点尴尬。

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比大亚湾区更早,在1992年11月就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了,是全国52个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之一,其地位不可说不重要。然而多年来,仲恺开发区一直难以成为惠州经济成长的重心所在,在大湾区范围内,其地位和重要性连续被作为后起之秀的深圳光明科学城、广州南沙科学城和东莞松山湖高新区等开发区超越。直到近年国家大力推进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惠州才深刻意识到仲恺开发区的独到价值,这两年来仲恺开发区的发展速度才算跟上来了。

至于说到惠州优越的山海生态资源,其中以滨海及海洋生态资源著称的惠东县,经济实力在广东排名前列,但多年来也是被房地产占用偏多,影响到滨海资源的深度合理保护和开发利用。而以罗浮山国家5A旅游区著称的博罗县,其生态文化旅游底蕴较强,但发展偏弱,难以成为惠州经济的主力机会和支点。

说了一大圈,到底惠州的最佳机会点在哪里?我个人认为,惠州人应该非常明白,对于未来数年间惠州发展的着力点和关键点,惠州人应该瞄准的核心抓手是:

万亿俱乐部!

对,就是以GDP达到万亿为起点而形成的全国万亿级城市群落,通常被称为“万亿俱乐部”,目前全国“万亿俱乐部”有成员城市24个。广东在“万亿俱乐部”方面的形势如何呢?我们先来看一张2022年广东各市GDP增长列表:

图片[1]-惠州在未来几年间的最大机会是什么?-楼市科学

从上面这张表中,可以清晰地看出惠州的地位:广东经济第5城,成绩不错。但更重要的是看机会点:排在惠州前面的4大城市,都是国内城市GDP“万亿俱乐部”成员,其中深圳32387.68亿,广州28839亿,佛山12698.39亿,东莞11200.32亿。惠州作为广东经济第5城,GDP多少呢?5401.24亿,仿佛与前面4大城市形成一种悬崖下落局面,即便与排在第4位的东莞之间也有着5799.08亿的巨量差距,让这个“第5城”的荣誉有点暗淡。

然而,咱们更想看到的是机会!我们知道,广东经济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城市间的差距比较大,深广佛莞4大城市在经济总量上把其他城市远远甩在后面,与江浙内部各市之间经济发展相对均衡相比,广东4大城市以外的其他城市的赶超难度极大。从现在算起,广东再新增一个全国“万亿俱乐部”城市,按照正常的经济增长速度,距离万亿俱乐部最近的惠州也要七八年及以上的时间,这是广东难以接受的现实!

如果5401.24亿的惠州加盟万亿俱乐部都这么难,排在后面的4055.45亿的珠海、3904.63亿的茂名等等,就更不要指望了。广东能纵容这种局面自发拖累下去吗?显然不会。那就意味着,广东在扶持、培育下一个万亿俱乐部城市的问题上一定会竭尽全力,有非常大的可能出台相应的专项政策,惠州对此应该有清晰的认知,也应该主动、积极争取省里的支持,要做出明确的相应姿态和行动。

这是惠州在未来几年内的一个独特的发展机遇,是广东其他城市不具备的特殊机遇,惠州当然要认清形势,紧紧抓住这个超级机遇,加速发展。从上表中可以看出,惠州事实上已经在努力,去年广东各市经济增速方面,惠州排在第一位,是4.2%,很不容易,如果在未来几年间,以积极加盟“万亿俱乐部”为核心抓手,实质性地获得广东省的政策扶持,惠州的发展速度就有可能更快,也会发展得更好,提前加盟“万亿俱乐部”存在很大可能。

广东对惠州的扶持,当然会有一些财力方面的表示,但更多的还是给予惠州的特殊政策。其中,引导深惠在都市圈框架内形成更大的合作机会,这一点会表现的更加明显。如果以往深惠两市在经济合作中还可能有很多不确定性,导致效果不太到位,以后广东省会在政策投放上积极鼓励、支持深惠之间的经贸合作,至少会积极化解深惠间存在的一些行政性的合作障碍,这就够了,深惠间若能在一些重要的经贸合作领域减弱甚至拆除行政藩篱,必然带动经贸的大发展,这对惠州经济的快速成长好处多多。

从5401亿的台阶跨进10000亿,这对惠州来说,当然不是一步的台阶,而是好几步台阶,攀登起来很不容易!但是,对于惠州来说,别无选择,惠州必须在这一轮“万亿俱乐部”的加盟进程中,代表广东站在最前列,与其他省份的待加盟成员展开竞争。惠州将不得不采取“三步并做两步”甚至“五步并做一步”走的超强姿态,来应对未来几年一定会出现的历史机遇和竞争格局。

对于广东来说,这一轮对惠州加盟全国“万亿俱乐部”的扶持,事实上也是对矫正广东各市之间发展差距过大、过于不平衡现象的有力矫正,有利于引导广东从整体发展上向省内发展更加均衡的江浙等先进省份看齐,从而巩固广东作为中国经济第一大省的地位。

对于未来几年加盟“万亿俱乐部”的独有机会、超级机会,惠州看清楚了吗?做好相应的准备了吗?

本站声明:本文仅供学习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告之,将在规定时间内给予删除处理。

深圳购房交流群

在“微信”中打开加入群聊

加入群聊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